morinino

本命嵐,nino , Jump , yabu, cp 無雷, 歡迎gd :D

我擔10歲生日快樂www(大誤)
2+8就是10了🤗🤗
本來今天想去定番的捐血但...orz被友人提醒了我還在吃藥😭
622我一定會身體健康的
今年去了2個慶生會
一個是薮擔的 (右上的蛋糕我執刀切的ww)
一個和前輩和後輩一起慶祝的
4位水瓶座的男人今年也要愈來愈多工作!

祝我擔你今年有舞台劇!
祝我擔你今年有新番組!(最好那位藍色的一起www)
祝我擔你今年有上新劇!
把我8日後的生日願望都用上!!

本來想寫那個舅姪的不過1月都一直在病orz

之後再補吧ww


薮く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いい男になるまで待ってるwwww
もっともっと見せてよ、薮くんならではの魅力、かっこいさ!

2018もよろしくね(^ー^)ノ



[藪慧ABO]Together Forever

見到題目驚不驚喜🤗🤗
等藪慧abo 等到....望穿秋水的我
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你們猜你們末日會不會開車😈😈還是割大腿肉下來

藪慧日快快快快樂樂樂樂樂樂
快去重溫yabu 唱的Together Forever!!



(以下可能會有大量錯字出現🙈)
















==============================
放學後的校庭出現了一個奔跑著的少年身影,若果仔細看看,不難看了身影主人臉上流露著盡是擔憂的表情。少年一邊跑一邊左右看著,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讓他停下了腳步。

「藪君?」少年眼前的人正是他的同班同學高木雄也。

「什麼嘛,是雄也呀。抱歉我有事忙著,回頭再找你。」

當藪宏太想轉身離開時,高木雄也突然按著他的肩膀。

「等等,你的Omega的話剛剛和二年級的光在一起呢。」

在高木雄也的印象中,藪宏太平時都是一臉從容,遇到什麼事都是微笑著,很少會露出這樣慌張的表情。大概真的只有碰上他家那位的事時他才會顯得那麼慌張。

「唉....」藪宏太聽到後不禁低頭拍額「伊野尾慧你就不能讓我少擔心一會嗎.... 雄也謝了明天見!」

八乙女光是藪宏太和伊野尾慧的青梅竹馬。他們仨從小學那時就現在一起。後來藪宏太和八乙女光分化成alpha,伊野尾慧分化成omega,而藪慧2人又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走在一起了,八乙女光也有擔心過會影響三人的關係,不過他倆位朋友卻一直以溫暖的笑容跟他說沒關係的要繼續一起玩耍喔.......所以是想閃死誰?

終於上到高中了,他也遇見了他人生最重要的那一位。為了他那位最重要的人,八乙女光,男性alpha 正在偽裝beta。因為他喜歡的正是隔壁高中醫院長的omega兒子....至於為什麼要偽裝beta,這一切都是後話了。

正當藪宏太思考著要去畫室還是音樂室找伊野尾慧和八乙女光時,他口袋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宏太!慧醬他.....」八乙女光急躁的說話方式令藪宏太感到更不安了。

「在哪?」但藪宏太還是盡力保持冷靜。

「誒?」「在哪,我現在就來。」面對這個少有而嚴肅的藪宏太,就算是相處了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也感到害怕起來。

「在....在畫室!你快來吧!」

到藪宏太打開畫室的大門時,撲鼻的是他家omega甜甜的檸檬草的味道。而女主角正背著他躺在一邊的角落。

「抱歉,宏太,我不知道慧醬在發情期.....我也是貼了抑壓制的...奇怪....難道失效了嗎?」八乙女光嘗試找身上的抑壓制貼看看。

「不,不是你的錯,都是這個讓人不省心的笨蛋的錯。謝謝你光。」

八乙女光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地方,他很清楚生氣的藪宏太並不好惹。

「那我就先告辭了...慧醬...你好好休息.....」八乙女光貼心的順手把門,鎖上。真竹馬。

聽到鎖門聲那刻,伊野尾慧心裡是驚慌的。其實在發情期的他對自己alpha的氣味是最敏感了,最在yabu 還未有開門時他已經聞到藪宏太身上那令人安心的青草味。怕被藪宏太罵和與內心omega的本能在腦海中掙扎著,最後還是敵不過omega的本能,轉過身,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開口叫他的alpha。

「宏ちゃん…過來好嗎?我....好難受嗚嗚嗚...」

看到這個樣子的伊野尾慧藪宏太什麼氣都生不出了。

但是還是得好好教育一下這個小惡魔。

「如果我有事來不了你打算怎麼辦?」藪宏太雖然心痛,但還是狠下心腸、拉過椅子,坐在離伊野尾慧有點遠的位置,就是不過去omega的身邊。


伊野尾慧看看藪宏太,不說話搖搖頭。「伊野尾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快到發情期了,還不聯絡我下就自己走開,你到底有沒有omega的自覺?」

被罵的人兒哇一聲就大哭了出來。

藪宏太見狀再也忍不了,立刻跑上前抱起他。
「好了,是我錯了,我不是想那樣吼你的,不要哭了好嗎?」

伊野尾慧把頭埋在藪宏太的胸前就怎說也不停止哭泣.....

藪宏大只有輕輕揉著他的頭,「沒事啦,我在啦,你的宏ちゃん在了」

由11歲那年,藪宏太的兩的爸爸把他牵到鄰居家面家,介紹了兩個孩子認識後,這兩人就從來沒有分開過,長大了分化了之後也自然地成了對方唯一的伴侶。大概是自己首先喜歡上對方的,從第一眼起。大概和第二性別無關,他是beta他也愛。大概和認識得時間長短也無關,就算什麼時間相識也絕對會相愛。

這樣的伊野尾慧,他最愛的人,他的omega,他又怎能不疼呢。

漸漸,懷中的人像哭累了一點,緩緩鬆手,把頭提起。

看著伊野尾慧腫腫的眼袋,藪宏太心痛得用手輕輕揉著懷中人兒的眼懷「都哭腫了,好了,不用說什麼了,我們回家吧。」

正想把人兒抱起帶回家時,小手突然拉著藪宏大的衣袖。
「那邊....的畫.....」藪宏太順著小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發現一個畫架。

抱起伊野尾慧走過去看時,伊野尾慧就拉著他「還是不要看了,也未完成的.......」

看到畫的那刻,藪宏太是忍著淚的。
那是兩個小孩子牵著手燦爛地笑著,在大海前面拍的。

那時認識了不久後的夏天,兩家人決定到一起去夏威夷旅行。這張相片是藪宏太那時最喜歡的,但在回程時不知道掉在哪了不見了。為了這張不見了的照片,藪宏太還失落了很久。到最後伊野尾慧答應他我們長大了再來時再多拍幾張!

畫的左下角寫著,
「kota & kei 2001.9.23」
9.23?
「宏ちゃん,今天可是我們相識那一天呢....」
「嗯.....」

沒等到伊野尾慧反應過來,藪宏太已經把人按在地上,嘴唇沒難度對準對方的嘴唇,吻下去。房間裡的青草味和檸檬草味混合起來變得濃烈,整間房間泛起色情的感覺。

------你們猜我會不會開車-------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vj18ZB

密码:mmkh


















人生第一也是最後一輛娃娃車...

我擔賣身日快樂,慧賣身日快樂~藪慧17年目也快樂 !!!
雖然現在你們被說是冷cp,但在我心中你們仍是對對方熱情如火的哈哈哈哈
等等放文ww

[藪慧]表舅舅!我討厭你!

遲了....的生賀...我拖延太嚴重了(打

是伊野尾慧小朋友生日所以某YBB 戲份好少(什麼鬼藪慧)

 伊野尾小朋友生日快樂!!今年也要加油!

順便求一下ybb 新劇高收!

沒想到這個系列(?) 居然有續了-.-.......

清水傻白甜渣文筆, 有年齡差, 舅姪,有雷請勿點開

最後你們猜伊野尾慧小朋友會不會能長大和表舅舅談戀愛呢(DOGE)


附上YBB 的my heart will go on ~ 未聽過的GN請~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5mmuUT 密码:zieu




=====================正文====================

當伊野尾慧小朋友升上小學四年級時,藪宏太也迎來大學最忙的時候。

 

「登登登登登...倉!倉!倉!」聽說琴音能反映出演奏者的心情, 但不知道這說法能不能用在一個10歲的小孩子身上呢? 本來是一首多美好的曲子,小孩最後卻自我放飛的胡亂彈演了起來,一個勁兒用力的按著琴鍵。最後像是胡鬧過後累子的把頭趴在琴鍵上。

 

伊野尾慧看著牆上已跑到9點的時鐘,「笨蛋藪宏太! 明明說好了陪的我練琴的!」


「鈴鈴鈴鈴鈴.....」突然放在鋼琴上的小學氐專用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撥打人那刻,伊野尾慧手忙腳亂的把電話接了。「も、もしもし...」

「慧醬? 有沒有在好好練習呢? 不會在偷懶吧?哈哈哈! 」果然聽到這個人的笑聲,剛才明明還很生氣的伊野尾慧覺得現在怎麼也生氣不來了。

「才不是!我可是一直在練著琴一邊等著你呢!」

「果咩呢,讓你久等了,我現在才能離開學校,現在買點吃的給你,你想吃什麼呢?」

「我要吃!!我要吃.........」果然小吃貨伊野尾慧一聽到有吃的又會精神起來。


當藪宏太來到的時候已經快10點了,帶著買給伊野尾慧的鯛魚燒,在鋼琴椅上和伊野尾慧挨著坐。隔手翻了翻伊野尾慧的琴譜,「最後決定比賽上彈什麼歌呢?誒!居然有這首歌!」

吃著鯛魚燒的伊野尾慧轉頭看看什麼歌讓自家舅舅這麼感興趣。

「Near, far, wherever you ‘re, I believe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 聽到藪宏太的歌聲,小鋼琴家也放下了手裡的鯛魚燒,擦擦雙手,跟著彈了起來。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雖然只是唱了一小段,但荒對看著而笑的二人心裡都有說不出的滿足感。藪宏太揉揉伊野尾慧的小亂毛說「果然是我家慧醬!彈的很棒!初賽一定沒有問題的!我也會去支持你的!」

 


可是從那天到決初賽前天起伊野尾慧就沒有見到藪宏太了。

 

到了初賽當天伊野尾慧一直站在門口,雖然接下來的比賽令他很緊張,但還等不到他想見的人讓他更焦急。」

「慧醬,你站在這裡做什麼了?比賽快要開始啦。」伊野尾慧媽媽拉起伊野尾慧的手想帶他回去,但伊野尾慧就是不願意動。「KO 醬說過來會來的....」小孩低著頭輕聲地說。


「Inoo醬!果咩!我來遲了 !」一把爽朗的聲音在前面響起」

Inoo醬..........?伊野尾慧抬頭,看到藪宏太的好兄弟,一直都是頂著一個燦爛笑容的八乙女光,這人有時間也會和藪宏太一起玩,也是自己很喜歡的陽光小哥哥「あら、這不是小光嗎?是來看這笨孩子的比賽的嗎?真謝謝你。」

八乙女光跟伊野尾慧媽媽微笑著點了頭,就蹲下來看著伊野尾慧說,「果咩呢,Inoo 醬,Yabu今天的課怎麼也走不開,他讓我來跟你說抱歉但你知道就算他不在你也一定可以進決賽的!決賽他一定會來!」


八乙女光一生懸命的灰幫自己的好兄弟在解釋著,但明顯眼前的小人兒並沒有接受。伊野尾慧生氣的快要哭了,圓圓的大眼睛中掉出一顆顆豆大的眼淚。「藪宏太大笨蛋!」

伊野尾慧媽媽見狀也蹲了下來,拉著伊野尾慧的小手說,「不可以這樣的!Kota哥哥學校也是很忙的而且小光哥哥不是也來了嗎?」

八乙女光嘆了口氣「本來Yabu吩咐過我不能說的,Yabu今天有個很重要的考試,假如這考試合格了,他暑期就不需要一直去學校補課啦。因為他暑期準備帶你去玩呢。為此,他已經努力了這麼久。還有本來預定是明天的考試昨天晚上突然被改到今天,他不能來看你初賽也是很傷心,但這樣你更要努力進到決賽那Yabu就可以看你比賽啦!」

八乙女光說完了就從背包翻出一個小紙袋給了伊野尾慧,打開後發現是一塊鯛魚燒。

伊野尾慧耳邊頓時浮現起那天他們一起合奏過的歌聲。

「Near, far, wherever you ‘re, I believe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擦掉眼淚,伊野尾慧吃著鯛魚燒回到了比賽的場地。

最後結果當然是伊野尾慧成功彈奏一曲美妙的My heart will go on順利的進了決定,回家後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來自他親愛的表舅舅的讚賞。沒辦法,我們的伊野尾慧小孩子就是那麼器用。

 

之後,再由他的KO 醬拉著他的手去了決賽,感受著台下來自某人刺熱的目光下在決賽的大會堂上留下了一段動人的樂聲。雖然最後伊野尾慧並沒有拿到冠軍,但名次什麼的,對伊野尾慧來說已經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從明天開始他就可以和他又每天跟最喜歡的表舅舅一起玩了。

 


當伊野尾慧帶著墨鏡躺在沙灘上在享受大陽的時候,他留意到他前方有一群人。

「帥哥們,你們兩個人來玩嗎?要一起去喝個飲料嗎?」又是一堆想搶走他表舅舅的女生。

但看到藪宏太和八乙女光那張傻臉,伊野尾慧決定出手。

「KO醬,小光哥哥你們在做什麼呢?」奶聲奶氣的邊說著,一邊走到了他們面前做了個討抱搖的動作。藪宏太伸手把小孩抱起,「慧醬你睡醒啦?」

「Kya-----這孩子好可愛啊,可不可以跟姐姐拍個照?」

不是自吹自擂,有時伊野尾慧覺得自己比藪宏太和八乙女光更受歡迎。沒辦法,我們的伊野尾慧小孩子就是那麼器用。


[藪慧]表舅舅!我喜歡你!

我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把藪慧也寫了,自己很感動(泣)
只有一千多字也敢放出來( ̄◇ ̄;)
因為受了藪慧群的老師們的影響!! 大家都太厲害了!!我這渣渣也只能喂一點渣渣糧考敬大家,希望以糧生糧👨🏿


ooc 大年紀差 舅姪 超短系列。慎慎慎慎
大概會錯字...請關愛手殘又眼殘的傷殘老人

因為是舅姪就可以隨便攬攬抱抱了多方便(喂
太概有續....應該說希望有(・・?)
上文逃跑















藪宏太記得第一次見到伊野尾慧時是他剛當上學校足球隊正選的那天。放學後正打算興高采烈地跟來接他放學的媽媽說這件事時,媽媽比他更快更興奮地說出了另一件事情。

「宏太!你表姐昨天生孩子了!你要當表舅舅了!」

表舅舅?那時的藪宏太很不懂,為什麼自己才10歲就成了人家的舅舅。他小小的腦袋中、認為所有長輩都是大人,而且還要接受孩子們的撒嬌、好好愛護自己的後輩們。

但,自己也還是個小孩啊!身為家中末子的藪宏太一直受到大家的寵愛,他那刻並不能接受最受大家寵愛的地位要被個小屁孩搶掉。看他媽媽那興奮程度也猜到他媽媽已經被攻陷!

到醫院病房門口時還在想要怎樣欺負這小屁孩、但看到主角那刻、藪宏太覺得自己他被攻陷了....

雖然藪宏太一直也覺得自己是個好看的小孩,但那嬰兒白白嫩嫩的皮膚,肉肉的臉頰,圓滾滾的大眼睛,像極了一顆豆大福.....

表姐把孩子抱到媽媽手上時孩子因為怕生所以就突然哭了。在旁的藪宏太看到可愛的大福哭了也是很焦急,情急之下就把剛剛從學長那邊拿到的校孩足球員的足球匙扣,在孩子面前揮了揮。孩子停下了哭泣,定眼看著藪宏太,突然笑了起來。

藪宏太覺得這10年的人生裡遇上了一件比當上足球校隊更感動的事。
但他那時還未知道,從遇上伊野尾慧後,他的人生最感動的事一直在刷新。




對啊!明明以前是個天使!不是天使也是個豆大福天使!為什麼現在就變成了這隻愛撒嬌的小惡魔呢?

「藪宏太!我要吃冰淇淋!」躺在沙發上的伊野尾慧對沙發另一端的人說。

「要吃自己去冰箱拿啊。」藪宏太放下手中的參考書,看著那位小惡魔。

「都吃光了!你家是怎麼回事,冰淇淋也沒有!」伊野尾慧鼓起腮幫子,用腳掌踢著沙發另一端的藪宏太。

「我說、你請人家幫你買東西態度能不能好一點。還有、是誰跟媽媽說來我家溫習的?要不要我打給你媽讓他接你回家?」雖然小惡魔年紀輕輕撒嬌技術已是一流,但言語上還是大學生的藪宏太更勝一籌。

伊野尾慧趕緊坐起來抓着藪宏太的手臂,「ヤダ!我不要回家,妹妹一直在哭,好吵好煩,我要留在こうちゃん家!」

「慧ちゃん你小時候可沒有比你妹妹乖多少喔。」藪宏太把眼鏡也摘下來,伸手抱過伊野尾慧,
「但令我最欣慰的是,很大部分時間你見到我時就不哭了。」摸上那毛茸茸的腦袋用手揉了揉,藪宏太的臉上不自覺地流露出溺寵的笑容。

伊野尾慧伸出手環上藪宏太的脖子回抱著他,「對啊,我最喜歡こうちゃん了!」

「但時間也不早了,等一下帶你去買冰淇淋後就要送你回家了,乖,去收拾東西。」

「ヤダ!ヤダ!」伊野尾慧把人抱得更緊了,

「我今天要和こうちゃん睡!明天周末不用上學!こうちゃん去跟媽媽說我要留在你家!」

「我說你啊,不會是一早就盤算著這回事吧?」藪宏太把懷中的人兒拉開,左手捏上那從以前就沒有變的肉肉臉頰。被捏著的人並沒有一面吃痛,反而害羞地笑了起來。

「只有周末能在こうちゃん家睡覺啊,平日要上學こうちゃん和媽媽都不讓我睡這裡... 如果可以我都每天和こうちゃん睡了!」

「到時你就會嫌我煩了吧。」藪宏太雖然口上這樣說,但臉上還是掩飾不到那高興的表情。

「不會的不會的!我不會嫌棄你的!」伊野尾慧緊張地極力否定,恐怕面前這個自己最喜歡的人會討厭了自已。

「好啦,我相信你啦。所以要和我睡就快點去洗澡!我要去打電話給你媽媽借兒子了,快去洗。」

「こうちゃん和我一起洗澡嘛!我可以幫こうちゃん擦背!」

「你先去放熱水,我還是要先打給你媽媽啦,我等一下就來。」

「那你快點來啦!」
藪宏太心想真是拿這小惡魔沒轍,自己只能順著他這位小惡魔。



希望會有續(。

今期的會報J部分有本單位!!
不知道是士大夫選的圖還是自己選的!但看其他門把的好有自己選的感覺!!

感覺原來sj在休息室時會並排一起鍛練🙈

無責任翻譯又來了

to inoo
從朋友發過來的「親戚家的小寶寶很像inoo 醬」 加上照片、但我還是覺得inoo比較可愛喔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當然是你老婆可愛!!還用說嗎!!

富士官方面書xd
沒想到小編還是sj 飯哈哈哈哈
竹馬sj 擔的小編w

試一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二宮·溫柔·和也

說一百萬次也不夠!二宮和也你怎麼這麼溫柔!!!
竹馬solo時後空翻2次都失敗了TUT

nino感言時拋梗模仿竹馬!!!失敗時的樣子!!!被竹馬拋了一身花(平時打鬧的感覺TUT)


之後就有機會讓竹馬再來一次TUT
nino你太太太太溫柔了!!這是二宮和也式的溫柔TUT愛你一萬年!!(人生第一次說、因為覺得這句太沉重、不能輕易說、但我現在可以說了!)

在全場的歡呼聲加油聲、門把溫柔的眼神下、相葉先生成功了😭😭😭😭

讓我有空再打糖repo😭😭😭胸がまだいっぱいです(´・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