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nino

本命嵐,nino , Jump , yabu, cp 無雷, 歡迎gd :D

[藪慧ABO]Together Forever

見到題目驚不驚喜🤗🤗
等藪慧abo 等到....望穿秋水的我
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你們猜你們末日會不會開車😈😈還是割大腿肉下來

藪慧日快快快快樂樂樂樂樂樂
快去重溫yabu 唱的Together Forever!!



(以下可能會有大量錯字出現🙈)
















==============================
放學後的校庭出現了一個奔跑著的少年身影,若果仔細看看,不難看了身影主人臉上流露著盡是擔憂的表情。少年一邊跑一邊左右看著,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讓他停下了腳步。

「藪君?」少年眼前的人正是他的同班同學高木雄也。

「什麼嘛,是雄也呀。抱歉我有事忙著,回頭再找你。」

當藪宏太想轉身離開時,高木雄也突然按著他的肩膀。

「等等,你的Omega的話剛剛和二年級的光在一起呢。」

在高木雄也的印象中,藪宏太平時都是一臉從容,遇到什麼事都是微笑著,很少會露出這樣慌張的表情。大概真的只有碰上他家那位的事時他才會顯得那麼慌張。

「唉....」藪宏太聽到後不禁低頭拍額「伊野尾慧你就不能讓我少擔心一會嗎.... 雄也謝了明天見!」

八乙女光是藪宏太和伊野尾慧的青梅竹馬。他們仨從小學那時就現在一起。後來藪宏太和八乙女光分化成alpha,伊野尾慧分化成omega,而藪慧2人又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走在一起了,八乙女光也有擔心過會影響三人的關係,不過他倆位朋友卻一直以溫暖的笑容跟他說沒關係的要繼續一起玩耍喔.......所以是想閃死誰?

終於上到高中了,他也遇見了他人生最重要的那一位。為了他那位最重要的人,八乙女光,男性alpha 正在偽裝beta。因為他喜歡的正是隔壁高中醫院長的omega兒子....至於為什麼要偽裝beta,這一切都是後話了。

正當藪宏太思考著要去畫室還是音樂室找伊野尾慧和八乙女光時,他口袋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宏太!慧醬他.....」八乙女光急躁的說話方式令藪宏太感到更不安了。

「在哪?」但藪宏太還是盡力保持冷靜。

「誒?」「在哪,我現在就來。」面對這個少有而嚴肅的藪宏太,就算是相處了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也感到害怕起來。

「在....在畫室!你快來吧!」

到藪宏太打開畫室的大門時,撲鼻的是他家omega甜甜的檸檬草的味道。而女主角正背著他躺在一邊的角落。

「抱歉,宏太,我不知道慧醬在發情期.....我也是貼了抑壓制的...奇怪....難道失效了嗎?」八乙女光嘗試找身上的抑壓制貼看看。

「不,不是你的錯,都是這個讓人不省心的笨蛋的錯。謝謝你光。」

八乙女光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地方,他很清楚生氣的藪宏太並不好惹。

「那我就先告辭了...慧醬...你好好休息.....」八乙女光貼心的順手把門,鎖上。真竹馬。

聽到鎖門聲那刻,伊野尾慧心裡是驚慌的。其實在發情期的他對自己alpha的氣味是最敏感了,最在yabu 還未有開門時他已經聞到藪宏太身上那令人安心的青草味。怕被藪宏太罵和與內心omega的本能在腦海中掙扎著,最後還是敵不過omega的本能,轉過身,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開口叫他的alpha。

「宏ちゃん…過來好嗎?我....好難受嗚嗚嗚...」

看到這個樣子的伊野尾慧藪宏太什麼氣都生不出了。

但是還是得好好教育一下這個小惡魔。

「如果我有事來不了你打算怎麼辦?」藪宏太雖然心痛,但還是狠下心腸、拉過椅子,坐在離伊野尾慧有點遠的位置,就是不過去omega的身邊。


伊野尾慧看看藪宏太,不說話搖搖頭。「伊野尾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快到發情期了,還不聯絡我下就自己走開,你到底有沒有omega的自覺?」

被罵的人兒哇一聲就大哭了出來。

藪宏太見狀再也忍不了,立刻跑上前抱起他。
「好了,是我錯了,我不是想那樣吼你的,不要哭了好嗎?」

伊野尾慧把頭埋在藪宏太的胸前就怎說也不停止哭泣.....

藪宏大只有輕輕揉著他的頭,「沒事啦,我在啦,你的宏ちゃん在了」

由11歲那年,藪宏太的兩的爸爸把他牵到鄰居家面家,介紹了兩個孩子認識後,這兩人就從來沒有分開過,長大了分化了之後也自然地成了對方唯一的伴侶。大概是自己首先喜歡上對方的,從第一眼起。大概和第二性別無關,他是beta他也愛。大概和認識得時間長短也無關,就算什麼時間相識也絕對會相愛。

這樣的伊野尾慧,他最愛的人,他的omega,他又怎能不疼呢。

漸漸,懷中的人像哭累了一點,緩緩鬆手,把頭提起。

看著伊野尾慧腫腫的眼袋,藪宏太心痛得用手輕輕揉著懷中人兒的眼懷「都哭腫了,好了,不用說什麼了,我們回家吧。」

正想把人兒抱起帶回家時,小手突然拉著藪宏大的衣袖。
「那邊....的畫.....」藪宏太順著小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發現一個畫架。

抱起伊野尾慧走過去看時,伊野尾慧就拉著他「還是不要看了,也未完成的.......」

看到畫的那刻,藪宏太是忍著淚的。
那是兩個小孩子牵著手燦爛地笑著,在大海前面拍的。

那時認識了不久後的夏天,兩家人決定到一起去夏威夷旅行。這張相片是藪宏太那時最喜歡的,但在回程時不知道掉在哪了不見了。為了這張不見了的照片,藪宏太還失落了很久。到最後伊野尾慧答應他我們長大了再來時再多拍幾張!

畫的左下角寫著,
「kota & kei 2001.9.23」
9.23?
「宏ちゃん,今天可是我們相識那一天呢....」
「嗯.....」

沒等到伊野尾慧反應過來,藪宏太已經把人按在地上,嘴唇沒難度對準對方的嘴唇,吻下去。房間裡的青草味和檸檬草味混合起來變得濃烈,整間房間泛起色情的感覺。

------你們猜我會不會開車-------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vj18ZB

密码:mmkh


















人生第一也是最後一輛娃娃車...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