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nino

本命嵐,nino , Jump , yabu, cp 無雷, 歡迎gd :D

[SK]機緣巧合 (yoyo_wly生日賀文)

[廢言區]

有時人生可能就是需要那麼個契機吧(偽文青

飯上的時間也不短了,但說不出就是沒有勇氣去看控,感謝你 @yoyo_wly 把我拉了一把和我去看控。

我是個拖廷症末期...什麼事都很慢,但這次竟然趕上了....心存感激吧 @yoyo_wly !!

ALL2大業也在今年完成了.....心情有點小興奮(。

就帶著這個小興奮去見生人,順順利利就心滿意足了。

最後 @yoyo_wly 老一歲快樂,接下來我會繼續努力敲碗的!!!!

[/廢言完]

 

 

正文
=========================================
晚上7時半,二宮和也正在某個四人家庭的住宅,把電腦主機外殼蓋上。
「現在我再重新開一次電腦,應該就沒事了。」咔嚓一聲,屏幕隨即照起來了。
「太棒了!哥哥真厲害!」兩位一直在旁十分緊張擔心的小孩子在看到屏幕亮起時興奮得整個人都跳起來,用愛慕的目光投向二宮和他。
二宮和也正想說什麼來好好誇自己一下時,電話卻很不識憋趣地響起來了。

『play good listen good do you feel good .......』 二宮和也把手伸去後褲袋把電話拿出來。

「nino,你現在有時間嗎?」
「笨蛋你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我在工作啦。」名為笨蛋的人是二宮和也是竹馬,相葉雅紀。二人相處的時間己經超過了自己的半個人生,所以相葉雅紀很清楚這刻二宮和也在工作,但二宮和也每次和他說話就是忍不住要損他一下。

「有工作你現在還接不接?」然而對方已經習慣了被自己竹馬損。

二宮和也是一位電腦維修師,工作時期由下午2時到晚上9時。 剛才相葉雅紀所報的地址不是離上一戶的地址很遠,所以二宮和也決定今天把這個做完才回家休息。

來到一幢高級住宅面前,二宮和也心想這人家還挺富裕的啊,等等有機會就要好好敲詐一下。

「11樓1117室......大野,是這個了。」二宮和也按下門鈴。

門下一秒就被打開,二宮和也被門前氣沖沖的人嚇了一下就回復冷靜地帶上工作面具。
「大野桑你好,在下二宮和也,是來修理你的電腦.....」話還未說話,二宮和也的手就被人握著。
「等了你很久了,快過來。」被拉著的人有點吃痛,露出了一個痛苦的表情。

「抱歉,弄痛你了嗎。」注意到自己的著急可能傷害到那個人,大野智的8字眉更低了,把鬆開了一點,但又以一種不讓人逃走的力度重新把手握著。

二宮也和還趕不及去吐槽他的八字眉,就被人拉了入房間。
一路走過只覺得這家房子感覺十分簡單沒有多餘的飾物,但隱隱約約嗅到一陣特別的氣味。
這種氣味在他走進房間時就知道了是什麼。房間的牆上地上還有正中間都是一幅又一幅的油畫

房間的左邊最深處能看到一台電腦,大野智把人領到電腦面前,
「這電腦裏面有個非常重要的資料,請你救救他吧!」
二宮和也看了一眼電腦,其實這個型號的早就該換一台了。心想要不要多敲這人一筆呢。
「大野桑我看你的電腦也很舊了,要不要考慮換一台新的呢?我保證我可以幫你拿回本來電腦的資料我也可以幫你打你電腦的零件全換掉做一台新的。要換的話不收你檢查費,怎樣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可以可以,都聽你的,我電腦的資料都在就好了。」大野智露出一個安心的表情。

「那我先看看是什麼地方發生問題。」二宮和也把背包放下,拿出工具,坐下打開電腦的主機開始檢查。

這時安下心的大野智才能細心地把人好好看清楚:還是一副少年的樣子,真是多少年也不改變。
穿著T-shirt短褲,背著個大背包,配上那童顏,除了是少年還可以說什麼呢。

「我說,雖然就算你看多久也不會看懂的,但要看的話可以別站在我背後麼看麼?有點擋光的說。」二宮突然說出這一句,把剛才看二宮和也看得入神的大野智嚇得立即走到廚房內。

「呼,對了,他還沒有吃飯吧,餓壞了不好。」大野智從冰箱拿出了點食材,開始調理。

「大野桑,你的顯示卡。。。人呢? 大野桑你還在嗎?」 二宮和也正想站起來去找大野智,就聞到到股香氣。

大野智拿著一盤炒飯走出來「ニノ你還沒有吃晚飯吧,來先一起吃。」

二宮和也看著大野智,平日反應敏捷的他也說不出一句話。

自問當了電腦維修員10個年頭有了,有時也會遇上比較熱情的顧客,會給他點飲料或者是餅乾,但有人為他煮飯還是第一次。

二宮和也小心翼翼地接過炒飯,「謝謝。」

當二宮和也在吃炒飯時,大野智正在低頭研究主機內的零件,明明不是什麼需要苦惱的事,那眉頭卻成了個八字。大概是第一次看到主機內的情況吧。

二宮和也不禁微微彎起了嘴角,真是個有趣的人。

把手上的盤子放在旁邊的桌上,二宮和也指著主機內說「大野桑,你電腦的顯示卡和火牛都壞了。硬盤沒什麼問題,我明天會把新的主機拿過來,再幫你原來硬盤有的資料複製到新的電腦上。 那我今天就先回去,明天晚上7時半再來可以嗎? 」

「嗯,好的。明天晚上我會在家中等你。」

「那個。。。」看到二宮和也欲言又止的樣子,大野智正想開口問他怎麼了,二宮和也就突然細聲地說,「炒飯很好吃,謝謝了。」隨即轉身拿起背包往大門離開。

雖然二宮也和背著他讓大野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大野智卻沒有錯過他那雙紅得像番茄的耳朵。

第二天晚上,二宮和也拿著沉重的主機再次來到了大野智的單位。

當按了幾次門鈴也沒有人開門,二宮和也正想掏出手機時,又看到大野智氣沖沖地打開門。

大野智的臉上和手臂上全是不同顏色的顏料,二宮和也覺得配上他的膚色,他像極了一個印第安人。

「哈哈哈,大野智你在cosplay印第安人嗎?」雖然知道自己在工作,但二宮和也還是忍不住吐糟了。

「對不起,我剛剛忘記了看時間,不知不覺就這個時間了。裡面可能有點亂,別介意,都是可溶性的顏料,能洗掉的。」

客廳果然一片狼藉,地上全都是畫具和報紙。

中間有一個畫架,但畫被布蓋著了。

但二宮和也也不浪費時間,放下背包開始工作。

資料傳輸很順利,不到半個小時新的電腦已經能正常運作。

「看吧,我還是有效率的。」二宮和也忍不住自滿一下「大野桑,我這邊好了,你過來看一下吧。」

「我在洗顏料盤和畫筆,你可以等我一會嗎?」

「ok」二宮和也趁著這空檔翻一下硬盤的檔案有沒有破損了什麼的。

一打開文件夾,他看到上千個二宮和也。

正確點來說,是大學時期的二宮和也,不同形象的二宮和也。

那時二宮和也是歌劇社的台柱,那時憑著他出眾的演技和美妙的歌聲,當然還有因為他是個good looking guy, 歌劇社那幾年的演出都是坐無虛席。

「大野智。。。大野智。。。」二宮和也不斷在找回那時候的記憶。
「ニノ,我來了。」大野智手上還拿著抹布。

「你是leader吧?戲劇社最神秘的編曲和編舞。嘩,真厲害,我這張差點絆倒的相片我自己還沒有呢。」

「唔。。。發你發現了啦。」 二宮和也想該死的又是這雙八字眉,他覺得每次一看到這雙八字眉他就對大野智很沒撒。

「其實這幾年來我沒有想過去找你的。但愛抜醬說,不試過又怎知道呢。可是人生可能就需要那麼一個契機吧,剛好我電腦壞了,愛抜醬就幫我找了你。」

二宮和也什麼都沒有說,走出了客廳,把在畫架上的布拉下。

畫中有一個少年坐在地上,專注地看著面前的電腦。

「真是個笨蛋,你就覺得好好追求我的話就一定不行?那麼沒自信?」

大野智皺著八字眉,一臉不懂的看著二宮和也。

「唉,果然是笨蛋。大叔我餓了,我要吃飯。這句聽懂了沒?」二宮和也搖著頭嘆氣,但沒辦法,那叫自己也迷上了這個人。

「誒!? ニノ你這是願意跟我。。。」
「吵死了,你煮不煮,不煮我要走了。」大野智眼明手快先把想逃走的人拉入懷內。
「行行行,我煮,給你煮一輩子的也可以。你不嫌我料理不太好就可以了。」大野智伸手摸摸那雙又變紅了的耳朵,嗯,果然很軟。

「嫌嫌嫌!都嫌,我要吃漢堡肉,才不要再吃海鮮的。」

「好」二宮和也被唇上突如其來的溫度停止了思考,但當大野智的唇頭伸進來時,他想推開面前的人,但奈何環著他腰上的力度和按在他後頸的力度令他無法逃脫。

到二宮和也快要缺氧時,大野智才把他鬆開。

「你。。。別叫大野智了,叫大野狼吧!」

「我可是忍耐了好多年了,其實再忍一下還可以的,但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也不介意變大野狼的。」大野智把人抱起,走進卧室。

 

 

-------------------------------------fin (。--------------------------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