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nino

本命嵐,nino , Jump , yabu, cp 無雷, 歡迎gd :D

[SJ] タイムマシンTIME MACHINE (1)

SJ 微竹馬  和@tramynino 合寫文 

第一次開超過2章的文,還是多多指教_m(#_#)m_

這是一篇科幻文,嗯,有些理論實際上對不對的也不知道。

藍本是來自一本我很喜歡的小說, 香港的愛情小說,不但虐,結局還BE

但這篇是HE 的!!

雖說是科幻文,但前面2章是沒有關係的!

還是很新手求輕拍, 謝謝觀看



==============正文==========================

松本潤沒有想過會再遇見櫻井翔, 像三個月前在關島的酒吧內。。。

 

三個月前,剛剛失戀的松本潤聽取了竹馬二宮和也和相葉雅紀的意見,在繁忙的工作中抽身, 放鬆一下自己。

其實松本潤自己也知道, 自己已在崩潰邊沿。

 

前戀人是以前的上司, 一個皮膚黑黝,長著一副大叔相的人。那位只比松本潤三歲的大叔,實際生活上也是大叔感,和松本潤的約會從來都只會在船上。

但可不是什麼浪漫遊艇日,一般都只是松本潤靠著他,靜靜的陪著他釣魚。

 

松本潤也說不清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這樣的一個人,但自己剛進來這家公司時的確是受了不少照顧。那個像大叔的人平日冷冷淡淡的,卻在無意中幫了自己好多;那個像大叔的人雖然一直也時呆呆的, 但做起事上來卻是十分認真;那個像大叔的人看上去不太可靠,工作表現卻有目共睹, 是少數松本潤佩服的人。

 

那一夜,松本潤為了盡快趕起大後天才需要的設計圖而獨自留在公司加班,在不知不覺間卻被睡意侵襲。意識模糊下, 突然間感覺到身上傳來一股溫暖,潛意識下, 他,伸手向那雙一直都想捉緊的手---可是,他落空了。

松本潤立即醒過來, 抬起頭就對上了那雙柔和的眼睛。松本潤問, 你是為了我回來的? 他, 點頭。松本潤再問, 那,別走好麼?

 

雖然二人話題不多, 也不像普通情侶般會計劃不同的遊玩節目, 但與外表印象不同的是, 松本潤並不是太喜歡大伙兒吵吵鬧鬧的, 有時能感覺得兩顆彼此靠近的心就已足夠。

本來, 松本潤想與這個人就這樣過一輩子就好了,外界的目光也好, 家族的不認同也好。

可以, 理想和現實總是不一樣的。

兩個星期前, 他對松本潤說, 我要結婚了, 對方是父母安排的女孩子,在相親上認識的。

松本潤問, 你就不能拒絕麼? 他說, 我媽得了癌症, 她最大的心願是看到我成家立室, 抱孫子。

那一刻,松本潤知道了自己輸了, 輸了給一個最重視媽媽的男子。

本身想很瀟灑地轉身就走, 可是, 轉身後, 松本潤卻很不爭氣地問了最懦弱的問題, 你,有愛過我麼?

但他只說, 都不重要了, 對不起。

 

三天後, 松本潤辭職了, 投向了一家一直在招攬他的對頭公司。無論工資,福利,職位都比本來那家的好, 但松本潤一直也沒有考慮過。可是,現在卻成了他避難的場所。

懷著未撫平的心情到新公司報到,卻又發現同事都帶著有色眼鏡看他---一個只會藉著自己的美貌而討好上司的男人。

松本潤才知道,原來, 這個行業的圈子, 很小。

 

受著眾人的目光, 加上剛刻上的疤痕, 松本潤完全發揮不了應該有的水準, 儘管這時再請假會把自己描得更黑, 但, 他還是選擇了去敞旅行, 散散心。

 

來到酒吧, 無他, 松本潤就是想買醉。一醉能解千愁,這個世上只有酒才能做到。

 

向酒保點了第二杯威士忌,但酒保給他的卻是他從來沒見過的酒。松本潤說我點的是威士忌。酒保指向他的後方,說是那位先生請你的。

松本潤沒有回頭,卻冷笑一下,一飲而盡。 沒多久,就有一個男人坐到松本潤旁邊的,問,這酒還好吧?

松本潤說酒好,可是喝的人不好。

男人繼而伸手繞過松本潤的身後搭上他的肩,松本潤剛想把他推開,就聽到有一聲音朝著他說話,這不是松本系長麼?這人果然是沒有男人不行呢,剛被部長抛棄了,這麼快就捺不住了?但你可真有一手,又能就搭上另一張飯票~

沒想過會遇上以前的同事, 松本潤立即推開抱在自己的男人,一面無奈。

那同事見狀,說,還裝什麼,你不一直也是麼,聽說是又搭上了新公司的老闆,現在還來釣凱子,真不賴~先生我還是勸你一句,要找男人的到附近的GAY吧好了, 這個人可是有不少'情人了'。

尷尬之下,松本潤想起身離開 。

 

「我是櫻井。」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步近,站在松本潤身旁一本正經的說著。

抬眼看了男子一眼,手不經意般撫摸著剛才已一飲而盡的酒杯,松本潤笑了出聲。無論是前來嘲諷抑或是搭訕,這樣的開場白也不太合適吧。所以他沒有回話,只是一直在笑。那個男子仍然站在身邊,笑著笑著,松本潤覺得愈來愈熱,他想大概自己是醉了。

「走吧。」那個男子突然開口,然後手一用力把松本潤從椅子上拉了起來,就一直拖著他往外走。松本潤被弄得莫名奇妙,直至被拉到酒店的升降機外處才反應過來吼了出聲,「喂!你這是在幹嘛?!」

男子一手猛按升降機的按鈕,一手仍用力拉著松本潤,怕他會逃走似的。聽到他的吼叫,才回頭看他。

「回房。」

「什麼?!」松本潤還未來得及反應,眼前的升降機門剛好打開,那人就把他拖了進去。

「你夠竟誰呀?!神經病的嗎?!」哪會有這麼莫名其妙的事,吼叫著的松本潤只覺渾身發燙,額上髮沿還冒著薄汗,一定是眼前這個人真的太莫名其妙了。

「我說過了,我叫櫻井。」

視線相撞,看著對方說話時嘴唇的一開一合,松本潤想開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氣息喘得不像話,胸口也隨之起伏。這才想起剛才那個男人請他喝的究竟是什麼酒,竟然這麼的烈。

升降機停在五樓,櫻井拉著松本步出,右轉在第三扇房門,利落的取出房卡。甫帶上門,便把松本壓在房門。

「你究竟幹嘛?!」這個人不會真的是神經病的吧,都說精神病不能看外表。那真的跟了他進房的自己又算什麼?

「你被下藥了。」看到對方眼內明顯的驚訝,櫻井才退後一步,把他放開。

原來不是酒醉,而是被下藥了。思及此處,不禁莫名的煩躁,一手抓著髮根,猛的坐到床上。

「就算我被下藥又關你啥事呀?!」

櫻井走到床邊,把松本推倒在床上,彎下腰身,氣息故意打在松本臉上。

「真的不關我事嗎?那你自便,這床先借你吧。」說罷便走到房內的沙發坐下,隨手拿了旁邊的報紙閱讀起來。

松本已無暇思量其他,只覺渾身癱軟,卻又燥熱得發疼。不自覺翻下身,用下身摩擦身下的床褥,卻得不到一點緩解。目光轉到沙發上的某人,那人從報紙上移過視線。

「開聲讓我幫你吧。」

「幫我。」

「幫你什麼?」說著還帶著淺笑。

MEAT

TBC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