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nino

本命嵐,nino , Jump , yabu, cp 無雷, 歡迎gd :D

[SJ] タイムマシン TIME MACHINE (2)

預告:今章是傻白甜~~ 但下章就開虐了

但不要怕!! 會是he 的! 相信我(看我誠懇的目光!)

謝謝大家對這篇文的喜歡!! 我無論如可也會填了這坑的。

[可無視]QAQQ 其實今晚太傷人了,甜甜你要幸福,KAME 丸叔和佬大加油[/可無視)]

==============正文===========

微弱的陽光透過窗簾打在床上的被褥上。 雖然感到微涼,但松本潤知道自己正被温暖地包圍著。 儘管自己昨晚意識是不受控制,但還是清楚記發生過的事。他記得那個男人的温柔。。。。。。 只是,一夜情實在不付合松本潤的性格。他想,他可以趁著這個男人未睡醒前離開。 抬眼望,一張陌生的臉,不過被抱著的温柔卻是那麼熟識。

松本潤非常討厭留戀著這些温暖的自己。 那是一張精緻的五官,微微的起伏著,由下望上的角度看,臉有一點肥腫。松本潤輕輕笑著。沒記錯的話,是sho....san 吧。

想到昨晚的事,松本潤不自覺地臉紅起來。 突然感到環抱著自己腰上的力量增大了,松本潤睜大雙眼迎上另一雙水亮的眼精。 「醒了啦,累嗎?」 像一般戀人之間的問候方式,讓松本潤想與'他'一起的日子。鼻子一酸,就把雙眼閉上。

男子見狀,也沒說什麼,只是微微笑,把松本潤抱得更緊,在他耳邊喃喃道著,「你也是來度假的吧?要不當我的假期戀人?一個人的度假可不夠有趣。」

「思い出ずっとずっと忘れない空、二人が離れていでも~♬♪」 松本潤看著他跟前大約兩步距離的男子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他也不知道一向慢熱古板的自己為什麼會在3小時前糊里糊塗地就答應了那個人的邀請。

大概,藥力還未有過吧。。。

不過雖然說是假期'戀人' 但松本潤對這位自稱櫻井翔的男人一無所知。

「嘛,當個假日玩伴也不錯吧!」他默默想。

「潤,你餓了嗎?這兒我沒記錯的話有家好吃的饅頭店,要吃麼?」櫻井翔突然轉過頭。

「你以前來過麼?」松本潤挑挑眉,心想「這傢伙該不會是常在這把妹子的吧?」

「嘛,就是電影上的推介呀。你沒有看過'囉唆的店這個節目單元嗎?是在那5個當紅國民男子組合的番組內,前2天還介紹了。。。。。。」櫻井翔興奮地向松本潤解說著在節目中自己看到有趣的事。

松本潤静静的聽著他說話,不時給一個'嗯', '是這樣呀'. '真的?'的回應。

這個情景,怎麼似曾相識?但感覺上又有點不一樣。 以往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自己也會像櫻井翔一樣,經常滔滔不絕,像個話癆般。

努力的介紹自己覺得有趣的事物給'他'。

原來,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是聆聽的那方,原來,自己不是喜歡才一直當著這個角色,原來,會有人願意為自己當這個角色。。。

松本潤突然覺得心頭一暖,視線變得模糊起來,他立即把雙手放上還在說話的人那對看起來比自己更溜的肩上,一下用力把櫻井翔整個人轉向前方。

「誒?!」櫻井翔不解的想向後問。

「係係係,我知道了~我餓了,我們可以去吃了吧?」低下頭,用力緊閉雙眼,不讓那正在湧出來的東西流下。怎樣也不想讓面前的人看到自己軟弱的地方。 「好哇 ~~こんな好きな♪♪♬~」

「來啦來啦,趁熱快吃吧~」把一只熱呼呼的饅頭拿給松本潤後,櫻井翔便急不及待地抓起另一個,準備放入口裏去

「我要開動了~~啊,啊,啊,很,熱。。。。」櫻井翔隨即不斷把嘴巴一開一合的動著,意圖把口中的熱氣呼走。

看著這個外表精英的男人原來也有著這樣滑稽的表情,松本潤不禁笑起來「有這麼誇張麼?」

「啊,輪尼小鳥~~」櫻井翔把嘴內的食物一下了吞下。

「從今早開始都沒見了笑過呀~」 松本潤聽了櫻井翔的說話後,明顯吃了一驚「呃,,,是嗎?」

其實自從'他'跟自己分手後,自己就沒有真心的笑過。 「潤你笑得真好看呀~總覺得我們上輩子也一定見過的,是嗎?」

櫻井翔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松本潤的臉。 「Saaaaa..」松本潤突然害羞起來,低下頭想裝作吃饅頭,一不小心就。。「atsu, atsu, atsu...」 「哈哈哈,atsujun 也好可愛哈哈哈哈」

給了一個白眼給笑得形像也捨掉了的人。

松本潤想「自己一向有那麼笨拙麼?果然笨蛋是會傳染的。」 據說,那天在關島上某家被電視節目介紹過的饅頭店門外,響著兩把年輕男子的清脆的笑聲。

回到酒店房間,松本潤脫下鞋後就一下子趴在床上「累死了~」

這一天下來,松本潤就被櫻井翔左拉右扯的,就算平日有運動習慣的松本潤也受不了這一整天的遊樂。

背後突然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松本潤轉過頭看見樓井翔正在解皮帶。

「喂,你……在想做什麼?」松本潤下意識把身體往後移。

櫻井翔笑著道「我要去洗澡呢,你想到哪了?」

「那你到浴室脫呀!」松本潤不滿。

「那多不方便,而且我倆都什麼關係了,有什麼所謂,你昨晚還……」 松本潤捂著雙耳轉過身

「夠了!要洗澡的就快去!不要廢話!」

櫻井翔微微一笑「嗯」了一聲。

那刻在床上的松本潤滿臉通紅「我在害羞什麼?太不像話了!」雙手拍拍臉頰,「yoshi!」 突然想起來到這兒好幾天都沒有聯絡過他家的那兩位竹馬,不聯絡一下的話,他們應該會擔心自己的吧!掏出電話,在常用聯絡人名單中找出二宮告也撥打過去。

「喂喂,nino?」 「嗯,終於記起我了麼-﹏-不是在風流快活?」

「呃……你在說什麼-_-?我可是來散心,治療情傷的。」 「少給老子裝了!你昨晚不是有了新歡麼?」

「誒…那個,不是啦,那人只是……你怎麼知道的?」 「你不想想爺是什麼人,哼!有什麼我會不知道。」二宮和也表面上無固定職業,有時會打一些散工。

有緣的話,你可能會在某家便利店看到他的身影。 他實際上是一位發明家,專門發明奇怪的東西。

後來也有人說他只是把與他同居的竹馬的奇妙想法給一一實現出來。

「誒…你不是在我身上裝了什麼微型竊聽器,攝錄機吧?」松本潤不斷在身上尋找所謂的器材。 「fufufu,用不著,我人在關島~昨天晚上我在酒吧呀,笨蛋~」

「下!?那你為什麼不來救我?」松本潤戚戚眉。

「嘛~不是說治療失戀的最好方法就是開展另一段戀情麼?現在也不錯呀~」

「你又知道我和他能發展戀情?」

「都說了,爺我什麼都知道~」

「那,偉大的二宮發明家,你現在在製造什麼呢?為什麼這麼閒能到關島旅行呢?」

「嘛~說起來可厲害了,爺在做time machine多啦A夢的時光機。」

「……這種東西真的存在麼。」

「完成了以後我就是超級預言家了!應該能賺不了吧?」

「所以說,你家笨蛋這次說要看恐龍了?」

「fufufu,J 你真了解笨蛋。」

「那那笨蛋呢?讓他來跟我說兩句。」

「那可不行喔,跟我家笨蛋說話可是要收費的~」

「你還是找你的新戀人聊天吧~笨蛋快要洗完了,先掛了。

「……二宮和也。」

掛上電話,松本潤再次趴在床上,額頭枕在右手前臂,靜靜地想。『難道上帝關了你面前那扇門,真的會給你開一道窗?』

櫻井翔帶給松本潤的感覺很新鮮,和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不一樣,松本潤沒有想過戀愛會給人這麼興奮﹑甜之之的心情。可是,對於龜毛的處女座來說,這還不能算是戀愛。

而且,松本潤這種典型性格特較真處女座更是不可能接受自己那麼輕易就喜歡上一個陌生人。

然而,這個世界上很多事也不是偶然。可能,櫻井翔和松本潤那個晚上並不是偶然遇上…

TBC

评论(1)

热度(24)